青岛万事帮- 专为您跑腿服务而生!

0532-828012101106378979@qq.com

青岛万事帮

合肥90后海归硕士瞒着家人辞去银行工作,做“跑腿哥”半天挣6000!

随着经济水平提高、生活节奏加快,越来越多人追求享受生活,也更在乎自己的时间经济成本。由“懒人经济”催生的新职业——跑腿哥,便在城市里蔓延开来,市场需求也越来越多。2013年,英国硕士留学回国后的90后小伙张咏,瞄准这一市场,并为此创办跑腿公司,出售自己时间,服务私人定制,最高时半天挣得6000元。

张咏,1990年出生,安徽大学本科毕业后前往英国利物浦攻读管理专业硕士学位,2013年,毕业回国。受合肥市场及留学时的小型创业影响,张咏想通过出售自己的时间帮别人做事,为懒人提供定制服务,为此,张咏成立跑腿公司,专门提供代排队、代买、代取、代送、代帮等多种业务。与其他服务行业不同,张咏注册公司后最先想到的是在淘宝平台抢占先机,“当时在合肥开跑腿淘宝店铺的寥寥无几,加上对市场的调研了解,网上代办业务市场很大”。

(图为张咏为一位酒店客户代买药品,并在即将送到酒店地方拍照给客户看)

公司成立不久便接到第一单,“当时是一位女性客户从网店上下单,让我跟拍一段视频,当时只要价5元,现在回想起来,价格实在太低了,而且也没能做好,”张咏有些遗憾地说道。开业第一单没做好,这并没有影响张咏后续的订单业务,随后便接到送蛋糕、鲜花代送、异地投标、异地港澳通行证续签代办、医院排队挂号等跑腿业务。“那时候医院挂号还没现在网上预约这么方便,有些大医院的号很难挂,客户没时间夜里去排队,就找到我们,收费是1小时30块钱,我们夜里起来去给他们排队,”张咏介绍,“后来随着互联网服务的发展,医院纷纷开设线上预约平台,而且有些医院的挂号机也有变化,线下排队挂号的越来越少,订单也没之前那么多。”

(图为张咏接到订单等电梯前往目的地)

2014年1月,张咏接到一笔大单,“接到一家培训公司要求25个兼职做10天的电话营销,客户付了3万元的费用,扣除兼职成本1.5万元,剩下1.5万元和另一个人对半分”,回想起当时,张咏仍觉得那单的收入颇高。“再后来还接到40多家外地的公司需要递交招投标的材料,半天赚了六千块钱,现在收入比原先银行工资高很多,甚至一个半天完成的订单收入抵上在银行的一个月。”

(图为张咏通过手机联络异地跑腿人员协助代办事。)

因工作等原因,张咏在2014年至2016年的两年多时间里,几乎将跑腿业务闲置,“那时候基本就不做推广,有了就接,没有就不管。”2016年,不甘心的张咏瞒着家人辞去银行工作,全身心投入到跑腿业务拓展中。说起辞职,张咏表示,“之前也因为辞职的事跟父母吵嘴,他们无法理解稳定又体面的工作为什么不愿意做,还要自己跑出去吃苦,其实银行基层岗位的工作收入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高,也不想自己一手创建的公司就这样悄无声息。”遇到业务量增多,人手有限,张咏也会从同行跑腿公司找人代做,从中收取一部分介绍费,“现在资源共享,自己介绍业务给同行,也是在为自己拓展业务”,他说。

据悉,目前在合肥,成规模稳定的跑腿公司有五六家,虽然在宣传时各种跑腿业务都做,但每家主攻业务各有不同。经过权衡,张咏决定主做公司异地招投标材料递交、港澳通行证续签,“目前港澳通行证续签这项业务还没实现异地续签或者网上办理,必须要携带港澳通行证到户籍所在地办理;招投标材料递交,时间成本低,投入的人力成本也低,比较容易实现”,张咏介绍,为此,张咏给自己注册的公司名称也是安徽异地帮帮,想通过异地业务代办,实现营收稳定。

跑腿业务看似门槛低,没什么技术专业要求,只要有时间都可以做,但张咏认为,想有持续订单很难,行业洗牌速度快,从2013年做跑腿业务至今,早先和他一起入行的多数人已转行。2013年前后,外卖快递市场发展远不如现在迅猛,张咏曾想借助送鲜花、蛋糕铺开合肥跑腿业务市场。然而,互联网发展迅猛,“美团、饿了么等外卖平台席卷市场,业务量受较大影响,而且送蛋糕和鲜花的收入低,一次收费20元有的商家还不愿意。”

行业巨头加入,对小型跑腿公司的市场冲击很大,张咏认为,一旦巨头企业加入跑腿服务,小型跑腿公司基本没有小订单的市场份额,主要依靠通过网络平台的订单量,目前每天订单10个左右,一天下来净赚500元左右,“这个收入远比在银行收入高。”虽然收入比银行工作高,但这并不是张咏的初衷,“有些业务随着互联网发展和客户需求演变而发生变化,张咏正在带领团队做市场转型,希望通过融资把计划的1-2项亮点专业项目做起来,拓展更大更规范的跑腿市场。”

(图为张咏为客户代办事时的排队场景)

据了解,自2016年10月至今,张咏用在网站维护、网络推广、设备采购、办公场地租赁等的投入将近10万元,为节约成本,2017年,张咏将办公地点从100多平商场办公楼转向10平方左右的共享办公室,租金也节约一半,“员工包括我自己每天都在外面接单跑腿,在办公室的时间很少,以前一个人呆100多平米的办公室里,太孤单,这边共享办公室,有很多创业者,接触的人也很多”,他说。

和很多创业者一样,张咏深感一个人创业的艰辛,甚至是“孤立无援”,创业初期,自己发传单、跑业务、做广告。张咏坦言,自己辞职至今家人都不知道,如果有一天家人从他人那里知道你辞职了,怎么办?内心受着煎熬、扛着巨大压力的张咏笑着说道:“原来准备年底跟妻子父母坦白,总有一天,这层窗户纸会被捅破,瞒着家人是想做出一番成绩后再跟他们说,让他们看到我不在银行工作一样也可以做得很好,也让他们不那么失望。”

上一篇
下一篇

相关推荐